追寻古代家暴案例 面对家暴我们该如何保护自己?

发布日期:2020-01-30 00:14   来源:未知   阅读:

  乌拉圭女友连番暴出男友的家暴行为,将家暴话题再次推上了热搜,连央视白岩松都忍不住发话:

  据全国妇联统计显示,30%的中国已婚妇女曾遭受家暴。每7.4 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家暴,女性平均遭受35次后才会报警,家暴致死占妇女他杀死因的40%以上。世卫组织在2017年的数据显示,全球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过身体或性暴力,然而仅不到10%的女性报过警。

  看着监控视频中的宇芽在电梯里绝望地挣扎,相信每个人都好想透过视频,伸出援助之手,暴打渣男。

  可是,现实是无力地,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视频中的她,被粗暴地拖出电梯,而电梯关上的瞬间,内心不禁为宇芽将面临的遭遇深深担忧。

  值得庆幸的是,宇芽最终摆脱“一次次被家暴,又一次次原谅”的深渊,勇敢地走出来揭露渣男的真面目,渣男的前妻、前女友也纷纷选择站出来支持宇芽。

  家暴,就像一个邪恶的魔鬼,飘荡在受害人的心灵,随时都可能露出最怖人的面孔,让受害人颤抖地蜷缩在角落,面对暗无天日的囚笼。

  百度百科对家暴的评价是“一种社会和生物因素共同作用的现象,而暴力本身更趋向生物性。”这与白岩松说的“那至于还能不能叫人,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一样,直指家暴行为其实是冷血的兽行。

  在现代高度发达的文明社会,家暴尚且如此普遍和恶劣,那在“男尊女卑”的古代呢?那时候家暴会受到惩罚吗?女子又能怎样反抗家暴呢?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至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女子在婚前怀着对氓的深情,冲破礼法嫁给了他。婚后三年,她每天都不辞劳苦地为家庭操劳,家业渐渐好转起来。可是,氓却一天天变得粗暴起来,动不动就对她打骂,最后甚至将她抛弃。她的兄弟们不了解内情,还嘲笑她被休回家。

  这个勤劳善良、果敢聪慧的女子,怀着对爱情的幻想嫁给贫困的氓,最后只得到氓的玩弄、虐待和抛弃,赤裸裸地身体和精神家暴。

  可是在古代,女子的社会地位低下,只是丈夫的附庸,她们承受家暴却无处伸张,甚至连自己的亲兄弟都只会旁观取笑。

  《魏书·刑罚志》讲述了一个案子:兰陵公主因为不能忍受驸马刘辉出轨,两人发生争执,被驸马从床上推下来,并用脚踩她的肚子,导致公主流产并重伤身亡。

  发生这样的事情,皇家当然很生气,要以谋反罪惩处驸马,并要求严惩与驸马通奸的两名女子及其兄长。

  但以尚书崔纂为代表的“父系家族伦理”拥护者,却认为公主“生为刘家人,死为刘家鬼”,流产的胎儿也是刘家骨肉,最多判杀子罪。

  不过后来还是代表皇帝意志的门下省赢了,刘辉被关进大牢,又遇到大赦出狱后病死。

  一位贵为公主的女子,遭遇丈夫接连出轨,虽然曾暴力反抗,却也架不住被丈夫家暴致死的命运。

  最重要的是,面对家暴者,那些伦理道德的拥护者却认为嫁夫从夫,公主死了就死了,不关娘家什么事儿。

  如果她不是公主,只是一介平民,可能就真的死了就死了,连朵水花都不能激起。

  贾迎春身份尊贵,却嫁给中山狼孙绍祖。 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 他指着迎春的脸骂:“你别和我充夫人娘子,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银子,把你准折买给我的。好不好,打一顿撵在下房里睡去。当日有你爷爷在时,希图上我们的富贵,赶着相与的。论理我和你父亲是一辈,如今强压我的头,卖了一辈。又不该作了这门亲,倒没的叫人看着赶势利似的。” 迎春回家住了三五天就赶着回家了,害怕孙绍祖打骂她。可最终还是被孙绍祖家暴至死。

  因为清朝法律规定,丈夫打妻子,只要没打伤打死,都是无罪的,所以即便迎春回家诉苦,娘家人也没办法声张,更何况她还是个不受宠的小姐。

  香菱是被拐子倒卖的可怜女子,被薛蟠强抢之后,“过了没半月,也看的马棚风一般了”(王熙凤说的)。 薛蟠娶了悍妻夏金桂之后,香菱的处境就更加恶劣,除了夏金桂陷害折磨外,还被薛蟠嫌弃打骂,最后也只能落得凄惨收场。

  一个才貌俱全的温柔女子,本可以嫁给好人家,却被强抢到薛府,然而在薛蟠眼里她不过如玩物一般,很快就厌弃了,很快就对她拳脚加身,非打即骂。

  在《醒世姻缘传》里就有一个长得跟仙女一样的素姐,经常把丈夫折磨得只剩一口气,比如堵在屋里打了600多棒槌,把一熨斗红火碳灌到脖子里等。

  这是小说里的,不知真假,但现实里却有一位沈括,长期遭受妻子张氏的家暴。没错,就是那个写《梦溪笔谈》、天文历法农桑水利医学军事工程地质数理化无一不懂的大科学家沈括。

  张氏日常对他又打又骂又拧又咬,连孩子们都忍不住跪下求情,替父亲磕头告饶,张氏仍旧照打不误。有一次,张氏还把沈括的胡子连皮带肉扯了一块下来,简直血肉模糊。

  而古代女子被家暴,最大的原因是因为女子社会地位不高,被认为是男子的附庸,私有财产甚至于玩物,而女子也因为“男尊女卑”、“出嫁从夫”等思想束缚,不敢也不能反抗。

  ②有些家暴者受原生家庭影响等,形成了扭曲的人格特征,在家暴时情绪往往失控。

  ③家庭经济地位不对等,经济地位较高者由于自身的优越感,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对地位较低者实施精神、身体或经济控制暴力。

  在秦朝,丈夫殴打妻子,如果撕裂她的耳朵,或折伤她的四肢,将处以“耐刑”(强制剃除鬓毛胡须,但保留头发),并不因为女性悍妒减罪。

  在汉朝,丈夫殴打妻子,只要不是使用武器,即使出现损伤,也不用负刑事责任。

  “诸殴伤妻者,减凡人二等;死者,以凡人论。殴妾折伤以上,减妻二等。注:皆须妻妾亲告乃坐。即至死者,听余人告。”“诸妻殴夫,徒一年;若殴伤重者,加凡斗伤三等。注:须夫告,乃坐。死者,斩。”

  在唐、宋朝,如果丈夫打伤妻子,减罪二等治罪,侍妾更减二等;如果打死了,按一般的殴杀罪(激情杀人)问罪(会减罪,不会判死刑)。

  如果妻子殴打丈夫,不管伤不伤都要处一年牢狱;如果打成重伤,加罪三等;如果打死了,就判斩刑。

  法律同时还规定,不管谁打谁,都需要受害人亲自告状,才会定罪。当然如果出人命了,任何人都可以向官方告状。

  “其夫殴妻,非折伤,勿论;至折伤以上,减凡人二等(注:须妻自告乃坐)。先行审问,夫妇如愿离异者,断罪离异;不愿离异者,验罪收赎;至死者,绞。”“凡妻殴夫者,杖一百,夫愿离者听(注:须夫自告,乃坐);至折伤以上,各加凡斗伤三等;至笃疾者,绞;死者,斩;故杀者,凌迟处死。”

  在明、清朝,如果丈夫打妻子,只要不出现损伤,就不用负刑事责任;如果重伤,减罪二等治罪;如果打死,判绞刑。

  如果妻子打丈夫,不管伤不伤,处一百杖刑;如果重伤,加罪三等治罪;如果打残了,判绞刑;如果打死了,判死刑;如果故意杀死,凌迟处死。

  同唐宋一样,不论谁打谁,都需要受害人亲自去告状,才能定罪,出人命的除外。

  可以看出,各代关于家暴的律法除秦朝外,都明显压迫女性、宽容男性,并且认为妻子不能妒,丈夫打妻子是权利,只要不打伤打死,都是没问题的。

  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子被家暴基本只能忍耐。小打小闹人家不管;打伤了你得自己去告官,才能判罪;即使告了,人家也能减罪;如果打死了,或许能判他死刑,但自己也没了。如果你要反抗,先受一百杖刑,打伤了打残了打死了,更是加罪处罚,女子如何承受得起。

  虽然古代律法“重女轻男”,但我们现代律法却是“男女平等”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在2015年1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2016年3月1日起施行。

  其目的就是为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保护家庭成员的合法权益,维护平等、和睦、文明的家庭关系,促进家庭和谐、社会稳定。

  据史书记载,蜀汉时官员妻子或母亲在新春要去给太后拜年。 有一年,都乡侯刘琰带着妻子胡氏进宫拜年,被太后留下,在宫中陪伴了一个多月。 刘琰疑心病发了,认为妻子和后主刘禅有不正当关系。等胡氏回家后,刘琰就对她严刑拷打,不仅自己打,还让手下的士兵拿鞋子轮流抽打胡氏的脸,最后一纸休书赶出家门。 胡氏受尽屈辱,将刘琰告官,太后和后主都挺生气的,最后定罪说:“卒非挝妻之人,面非受履之地”,然后将他处了死刑。

  这应该是历史上罕有的,丈夫打妻子而被判死刑的案子。但并不能就此说明,那个时代的律法没有偏袒男性。因为导致他死亡的最主要原因,是将皇家的士兵用来执行私刑,并且私刑的对象是太后喜欢的一个命妇(怀疑胡氏就等于怀疑太后和后主的人品),这是典型的犯上。

  宋代才女李清照在赵明诚死后,居无定所,随着战乱漂流,身心憔悴,又嫁给了张汝舟。 但是张汝舟看中的不是李清照,而是她随身携带的价值连城的古玩字画等。 李清照不愿与他共享自己同赵明诚辛苦收集的宝贝,张汝舟就恼羞成怒,对李清照拳脚相加。 李清照可是文豪,并且从小饱读诗书,同男子一般教化,哪里能忍受这等事情,于是决定要离婚。 但是宋朝有一条法律是,妻子告丈夫,不管是不是事实,都要坐两年牢。李清照可顾不了那么多,最终还是打赢了离婚官司,张汝舟被发配到柳州。 还好,李清照得到朋友的帮助,只坐了9天牢,从此摆脱家暴。

  李清照不同于古代寻常的女子,所以她有不同于寻常女子的觉悟和魄力,也正因为如此,她才能摆脱家暴,重新获得自由。然而,古代大多数的女子是没有这样的魄力的,她们大多选择默默承受。

  2、受到家暴后,我们要及时寻求权威机构和亲朋好友帮助,不要被“家丑不可外扬”等封建思想所禁锢,放弃维护自己合法权利的机会。

  第十三条 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可以向加害人或者受害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求助。有关单位接到家庭暴力投诉、反映或者求助后,应当给予帮助、处理。第十五条 公安机关接到家庭暴力报案后应当及时出警,制止家庭暴力,按照有关规定调查取证,协助受害人就医、鉴定伤情。第二十三条 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虽然家暴从古至今都不能避免,并且由于某些传统思想痼疾的影响,现代社会还是以女性被家暴居多,这主要源于女性的身体力量与男性力量相差悬殊,女性很容易被家暴者施以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

  家暴发生时,施暴者是处于情绪失控的状态,这时候千万不要“刚”。毕竟力量强弱对比很明显,你的言语或行为反抗,很可能招致对方变本加厉的报复。

  处于失控状态的那个人,此时也不是那个对你甜言蜜语哄骗的温柔男子,他已经化身野兽,不会怜香惜玉。此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尽量保护自己的前提下认怂,向对方认错,表明态度,不再激起他内心的情绪。

  同时,如果对方仍然继续实施暴力,我们要逃到安全的地方,但千万不要往厨房或者储物间这类有许多凶器的地方跑。可以跑到屋外,或者关上卧室门,或者衣柜里,或者在床上用床单被褥保护自己等,最重要的是减少伤害。

  另外,我们需要大呼“救命”,将信号传递给邻居或者过路的人。一般情况下,喊救命都会有人报警。当然,如果我们能掌握自己的手机等通讯工具,自己也应该及时报警。

  家暴者在家暴时,往往会对受害者施以言语攻击和威胁。不管对方如何凶悍或扬言要伤害你亲近的人,我们的内心都一定不能被他吓到,一定要保持内心的勇气。相信自己值得拥有更好的生活,相信自己一定能逃离家暴,获得自由。我们可以表面认怂,但是心里一定不能被他奴役。

  家暴发生后,我们一定要及时告诉身边信任的人,并尽可能地及时到医院做身体检查,并清楚明白地告诉医生自己遭遇了家暴,打了哪些地方,用什么打的,这时候一定不要害羞或觉得耻辱,医生一定会帮我们的。

  如果之前有报警,可以到派出所调取出警记录。如果没有报警,要及时去派出所报警,并详细说明事情的经过表明自己曾经受到严重的身心伤害和威胁,要求警方出具报警回执、笔录,并做伤情鉴定。另外,还可以拨打12338妇女维权热线,寻求外界帮助。

  当然,网上还有的人在家里安装了录音或摄像设备,提取直接的家暴证据。我们在能保证自己人身安全的前提下,也可以这样做。

  收集证据的目的,一方面是可以作为对方违法犯罪的证据,另一方面也可以作为离婚的证据。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实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即使调解无效,也是可以离婚的。

  获取家暴证据以后,我们一定不要犹豫,要及时地申请离婚,并带走孩子。因为孩子很可能成为家暴转移的对象,变成替罪羔羊。

  如果遭遇对方语言或行为暴力威胁,一定要做好防备,获取证据,并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令的范围可以包括本身及相关近亲属。

  第二十九条人身安全保护令可以包括下列措施: (一)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 (二)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申请人及其相关近亲属; (三)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 (四)保护申请人人身安全的其他措施。

  所以,不管对方如何低声下气、甜言蜜语,也不管身边的如何认为应该以和为贵、息事宁人,夫妻应该床头吵架床尾和,我们都必须坚定地相信一件事,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只有离开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对于家暴,你原谅一次,就注定要被再次伤害,所以一定一定不要回到家暴者身边,等待你的不是他改邪归正和温柔以待,而是变本加厉的伤害。

  家暴,不能被原谅,也不可被放纵。我们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及早看清家暴真相,尽快远离家暴,还自己安全和自由。我们一定要相信,真正优秀的人,是不会用暴力解决问题的,真正爱你的人,也不会舍得打你的。